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

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朗读
唐代许浑 2023-02-20

红叶晚萧萧,长亭酒一瓢。
残云归太华,疏雨过中条。
树色随关迥,河声入海遥。
帝乡明日到,犹自梦渔樵。

译文

晚风中的红叶萧萧落下,长亭里痛饮下别酒一瓢。
天上残云飞回太华山上,稀疏的细雨越过中条岭。
苍莽的树色随城关远去,黄河呼啸流进遥远海洋。
明日里就要抵达都城中,我仍在做那渔人樵夫梦。


注释

阙:指唐都城长安。潼关:关名,在今陕西省潼关县境内。
红叶晚萧萧:一作「南北断蓬飘」。
长亭:古时道路每十里设长亭,供行旅停息。
太华:即西岳华山,在今陕西省华阴县境内。
过:一作「落」。
中条:山名,一名雷首山,在今山西永济县东南。
关:一作「山」。
迥:远。
海:一作「塞」。
帝乡:京都,指长安。
梦:向往。末两句一作「劳歌此分手,风急马萧萧」。

潼关,在今陕西省潼关县北部,位于陕西、山西、河南三省要冲,是从洛阳进入长安必经的咽喉重镇,形势险要,景色宜人,地位特殊。历代诗人路经此地,往往要题诗纪胜。许浑从故乡润州丹阳(今属江苏)第一次到长安去,途经潼关,也为其山川形势和自然景色所深深吸引,兴致淋漓,挥笔写下了这首诗作。
此诗开头两句勾勒出一幅秋日行旅图,透露出悲凉的意绪,传达出旅途的况味;中间四句大笔勾画四周景色,雄浑苍茫,全是潼关的典型风物;最后两句含蓄地表白了自己的意趣。

参考资料:

《唐诗镜》:语虽浅近,致各自成。
《五朝诗善鸣集》:仲晦如此诗,虽与刘文房分据「长城」岈也,何拙鲁?若陈后山者,亦复疵之太过。
《历代诗法》:景近趣遥。
《唐贤小三昧集续集》:亦阔大、亦高华,晚唐中之近开、宝名句也(「残云」二句下)。
《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》:博大,得登眺意(「残云」二句下)。与许文化义自不同。
《唐诗三百首》:格、意直追初盛。
《精选评注五朝诗学津梁》:此诗神味秾郁,「条」、「遥」两韵,非后学所能通畿。
《小清华园诗谈》:唐人之诗,有清和纯粹可诵而可法者,如许浑之「红叶晚萧萧……」。
《养一斋诗话》:五律之「红叶晚萧萧」,全局俱动,为晚唐之翘秀也。
《唐宋诗举要》:吴北江曰:高华雄浑,丁卯压卷之作。
《诗境浅说》:凡作客途风景诗者,山川形势,最宜明了;笔气能包扫一切,而句法复雄宕高超,斯为上乘:许诗其佳选也。开篇从秋日说起,若仙人跨鹤,翩然自空而降;首句即押韵,神味尤隽。三四句皆潼关左右之名山;太华在关西,中条在关东,皆数百里而近;残云挟雨,自东而西,应过中条而归太华,地望固确,诗句弥工。五句以雍州为积高之壤,入关以后迤逦而登,故树色亦随关而迥。余曾在风陵渡河望潼关树色,高入云中,深叹其「迥」字之妙。六句言大河横亘关前,浩浩黄流,遥通沧海,表里山河之险,涌现毫端。以上皆纪客途风景。篇终始言赴阙,觚棱在望,而故乡回首,犹梦渔樵,知其荣利之淡也。

许浑

字用晦(一作仲晦),唐代诗人,润州丹阳(今江苏丹阳)人。晚唐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,其一生不作古诗,专攻律体;题材以怀古、田园诗为佳,艺术则以偶对整密、诗律纯熟为特色。唯诗中多描写水、雨之景,后人拟之与......

许浑朗读
(0)

猜你喜欢

战马骄腾大漠间,遥看敌骑薄阴山。 横戈不待嫖姚令,静扫边尘入汉关。
(0)
洞里青霞照玉盘,飞星群洒石门寒。 桃花五报西池发,可奈峰头局未残。
(0)
画舫青丝荡绿油,罗裙玉腕坐中流。 生来菡萏元同蒂,若个芙蓉不并头。
(0)
金屋妆成尽日闲,十年红粉误朱颜。 腰肢漫自夸纤细,管领华清是玉环。
(0)
十里秦楼近灞桥,箫声何处起岧峣。 珠帘百尺东风里,双凤联翩逐翠翘。
(0)